今年以来,国内资本市场掀起了新一波的5G炒作,包括多家没有5G业务的企业的股价在短时间内大幅上涨。产业界则忧喜交加,一方面政策强力支持5G商用,预计5G牌照在年内发放;另一方面三大运营商对于5G投资比较谨慎,而在国外,韩国、美国已经宣布5G商用,其中韩国据悉已建成超8.5万个5G基站。

但是,不管从哪个层面看,5G商用确实有所提前,全球范围来看,今年可以说是5G商用的元年。5G作为整个经济社会的核心信息基础设施,市场空间十分巨大,必然会吸引设备厂商的新一轮竞争。在4G时代,已经形成四大设备商占据第一梯队的市场格局(国内华为、中兴,国外爱立信、诺基亚),到5G时代,四大设备商格局能否持续?

20190415103522

通信设备商的门槛有多高?

近年来中国在芯片领域遭遇瓶颈,并引发产业界乃至全社会的多次讨论。芯片是技术密集、资金密集、人才密集的产业,且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最后一点尤为重要:如果没有前期的技术积累,高端芯片的实际应用性能往往难以得到保障,从而难以在市场上形成优势竞争。国内尽管多方投入资金,但目前还没有取得很明显的突破。

一向低调的通信设备行业,准入门槛并不比芯片低。运营商的网络,从2G到3G到4G到5G,其中还包括了WiFi等网络,其升级并非采用完全替代的模式,而是不断向前演进,即使到5G时代,运营商仍然保留着2G、3G和4G网络。多代网络的协同、维护,投资保护等,对运营商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对设备厂商来说则需要对网络的深刻理解。

同时,技术研发绝非一蹴而就,没有2G、3G和4G领域的技术积累,研发5G设备可谓空中楼阁。我们可以看到,4G时代的四大设备商,无一不是每年超过营收10%、百亿(以人民币计)级别的研发资金投入,为5G奠定了深厚的技术基础。数据显示,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均位居5G国际标准专利声明数量前六,另外两家是高通和三星。

从目前来看,全球较大规模的通信设备商不超过10家,除了华为、中兴、爱立信、诺基亚四大设备商外,还有三星、NEC、思科等。5G网络的虚拟化,IT领域的巨头也许会成为重要的参与者甚至挑战者,不过目前来看,传统通信设备商也在主动拥抱开源。至于新创企业,很难在5G时代突破过去几代无线技术累积的门槛。

四大设备商各有千秋

5G大约从2014年起进入媒体和市场研究机构的视野。2017年来随着5G NSA和SA标准冻结,技术走向成熟,5G设备纷纷面世,2018年以来,一些机构开始对设备商的产品技术进行评价。从评价看,四大设备商可谓各有千秋。

对于华为,据媒体报道,Strategy Analytics近日对设备性能、产品组合完整性、标准贡献、研发投入和交付能力等方面进行了全面评估和比较,指出华为处于领先优势。根据IMT-2020推进组的测试结果,在NSA组网下,华为5G网络单用户下行速率峰值可以达到1.86Gbps,在SA组网下,华为单小区下行峰值高达14.58Gbps,处于领先。

Strategy Analytics认为,爱立信与诺基亚主要聚焦支持毫米波的基站开发,以尽量满足美国市场的需要。可以相信,在这个领域两大厂商的优势要明显一些。而GlobalData2018年底发布的报告指出,爱立信早在2015年即率先推出了针对5G 演进的新RAN产品组合,随后加入了 ERS 高容量基带单元软件“Plug-Ins”,以及推出超大规模 MIMO等无线硬件。爱立信的弱项主要是Cloud RAN和 MEC。

诺基亚在2016年发布了“5G-Ready”AirScale 基站,并一直在努力传播 AirScale 及其传统基站 (Flexi Multiradio 10)的价值。诺基亚最早MEC技术,其Cloud RAN的产品组合也比较全面,但在大规模MIMO的商用化上比较缓慢。

对于中兴,Global Data表示,中兴是最早提出Pre5G概念并大力推进其演进的厂家,中兴在5G核心技术大规模MIMO上的商用能力领先于大多数竞争对手。

同时,中兴具备5G端到端解决方案提供能力,产品系列化和全场景化方面是其传统优势。在芯片方面,中兴的基带和数字中频等自研芯片也已经发布到了第三代,从指标上看在性能、集成度、功耗等方面相当领先。

此外,根据2019年1月公布的结果显示,在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的NSA和SA实验室及外场测试中,中兴通讯率先完成了多项SA模式下3.5GHz系统基站测试,业界首家完成NSA 低频全部测试,首家完成核心网全部功能测试。在2.6GHz频段下5G基站NR测试项目中,中兴通讯单用户下行的峰值速率,甚至创造了目前同行业的最高纪录:3.2Gbps。

sabhn1(2)

影响格局的“X因素”

四大设备商有过往几十年无线技术的丰富积累,以及对5G的高强度研发投入,不过5G时代的格局并非一成不变。一方面会有IT巨头采用虚拟化技术跨界竞争,另一方面第二梯队的设备商意图向上爬。其中最大的“X因素”,就是三星。

研究机构GreyB认为,三星在2011年开始研究5G技术,“现在可以被视为5G领域的领导者之一”。2017年三星即在美国市场帮助Verizon试商用5G,2018年开始部署5G设备,2019年据称已在韩国部署了超过5万个5G基站——市场份额甚至超过华为。

不过,就目前美、韩5G商用的情况来看,消费者似乎并不买账,除了昂贵的套餐资费,网络的稳定性也成为首批5G用户吐槽的焦点。可以说,一心求快的美、韩,在5G商用上是“起了大早”,却只赚到了“吆喝”。相比之下,中国的运营商在5G商用上表现得更为稳健务实。GSMA 移动智库预测,到 2025 年,中国的 5G 连接数量将超过北美和欧洲的总和,位列全球第一。后续中国5G规模部署启动,会进一步夯实两个中国厂家的领先地位。

总的来看,如果仅从当前的5G技术实力和聚焦5G的决心而论,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在第一梯队的位置,仍将十分稳固。

相关阅读:

联通网研院王光全:5G和智慧城市催生对光纤网络的需求  

壮士断腕实为明智之举,谈英特尔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9-04-26 15:41:38
运营商 5G应用如何,看信通院给出的四大建议
5G商业应用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近日在中国联通全球产业链合作伙伴大会上,中国信通院副院长王志勤针对5G应用难,发掘难,落地难的问题,提出了几点建议。 <详情>
2019-04-26 15:17:31
边缘计算 边缘计算应用探索:挑战IT架构创新 “抱住”运营商试点落地
边缘计算之所以重要,是在于即使在5G真正商用之时,可以实现超大带宽(eMBB)的应用场景,但庞大数据量的涌现也就意味着需要在云和端传输过程中找到一个承接点,对数据进行预 <详情>
2019-04-26 15:10:16
边缘计算 顺网雲:浪涌5G 边缘计算立于浪潮之巅
近日,顺网科技首席产品官赵良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目前行业购买计算能力的现象已经很普遍,5G时代人们需要处理的信息越来越多,未来个人购买计算能力的现象也将普及, <详情>
2019-04-26 14:50:34
大数据技术 信软司傅永宝:5G为大数据产业带来机遇,同时也面临数据壁垒的挑战
4月25日,2019第三届中国信息通信大数据大会在京召开,工信部信软司产业处调研员傅永宝出席并发表了致辞。他指出,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发展最快、创新最活跃、辐射最广泛的经 <详情>
2019-04-26 14:43:52
运营商 5G时代做“烈士”还是“壮士” 只差一步
如今,无数中国企业已经踌躇满志地加入到5G这个新战场。 <详情>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